购彩中心-小猪,来生要幸福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购彩中心 > 人才招聘 > 小猪,来生要幸福
小猪,来生要幸福
发布日期:2022-04-11 10:42    点击次数:165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何国胜

3月21日,农历的2月19日,在湖南娄底,这天被认为是观音菩萨的诞辰。每年这个时候,人们会前往庙里许愿,这一天也是“祈福日”。

一大早上,刘桂梅就跟着人群去了庙里,为她的三女儿戴小珠还有家人祈福。

下午3点多,刘桂梅在手机上刷到一则飞机失事的新闻。“好像是在刷别人的新闻一样,没想到我女儿身上去。”刘桂梅告诉南风窗,她根本就不知道,去云南出差的女儿戴小珠什么时候回广州。

晚上6点多,女儿公司的主管来了电话,说她女儿就在那架飞机上。刘桂梅第一反应是“不可能”,不相信,“我还想着她会长命百岁,给我养老送终呢”。

刘桂梅丈夫赶紧买票。高铁票已经没了,就买了普快列车。两人坐了一晚上车,第二天清晨5点多,赶到了广州。女儿公司派了人过来,领他们去了白云机场。

好好的飞机为什么会掉下来?刘桂梅夫妇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对于他们而言,女儿远在他乡的工作和生活细节,一样变成了一个个问号,悲伤需要纾解,而思念却失去了寄托。

他们一直在努力回忆,也一直在努力寻找,不放过任何“可能是她”的最后影像。他们想跟记者倾诉,说说他们的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在这个过程里重建形象,再现往昔,就像一次无形的祭扫,让内心获得一点安宁与慰藉。

01

“我还嘱咐她戴好口罩”

家里人说,戴小珠有好几次“免于灾难”的机会,但她都错过了。

出事之前,戴小珠已经在云南出差工作了一个月时间。

戴小珠舅舅说,按照原来的计划,她应该在3月19日周六就回去,“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

3月12日,在跟好友、也是在广州的室友琪琪的聊天记录中,她也说自己“这周回来”。最终,回来的时间定在了21日。

一起出差的有5个人,一个项目经理带着戴小珠和另外3个同事。公司的人告诉刘桂梅,在3月20日买票的时候,项目经理建议大家买第二天早上6点55分的航班,早点回去。不过,戴小珠和3位同事觉得时间太早起不来,就一起买了10点35分的MU5733。

21日早上,戴小珠和3个同事收到信息:MU5733取消了。于是他们改签机票,找了接下来时间最近的MU5735。

不过改签的时候,他们发现,MU5735只剩两张余票。戴小珠和跟她要好的一位同事改签成功,另外两个同事没了票,又改签到更靠后的航班。

13点15分,MU5735航班起飞升空,但再也不能抵达终点。

刘桂梅不停地问,为什么10点半那个航班会取消,“不取消的话我女儿就没事了”。刘桂梅说,“可能不只是我女儿他们4个,或许还有更多的人改签到出事航班了。”

刘桂梅不知道的是,3月21日那天,在MU5735之前,据航班查询软件航旅纵横显示,昆明长水机场取消了14班飞往广州的航班。

3月25日,南风窗记者致电东方航空客服,询问当天10点35分的MU5733为何取消。“公司计划原因”,客服回复记者,MU5733的前序航班取消,进而导致后序航班取消。

这一切,刘桂梅在出事之前毫不知晓。

她甚至不知道女儿什么时候回广州。出事前,她们最近的一次联系是在3月17日。那天,刘桂梅给戴小珠打了微信语音,她没接。过了一会儿,见她没打来,刘桂梅又拨了电话过去,戴小珠接了,说工作忙没看到。

那次4分多钟的通话,是母女之间最后一通电话。电话里,刘桂梅问女儿辛不辛苦,还嘱咐说,一个人在外要小心,现在新冠疫情又变得严重了,口罩一定戴好。

“但是我没想到过什么交通意外,一点都没想到过。”刘桂梅说道。

好友琪琪知道戴小珠要在3月21日回广州。当天9点46分,在她们4个人的微信群里,一个朋友说她今晚可能不回住处,询问要不要把房门钥匙给戴小珠留在小卖铺。戴小珠问“哪个小卖铺?”,朋友又说,“没事,等你到了后,我叫人拿给你”。

戴小珠发了一个小恐龙表情包——谢谢。下午4点54分,朋友在群里@戴小珠,问:“还没有到吗?”

戴小珠再也没有回复。

02

“愿与生活撞个满怀”

戴小珠属虎,今年24岁。今年大年初一,她拍了一张头顶有小老虎帽子特效的自拍,说:“希望2022的日子里,三餐四季,温暖有趣。”

戴小珠在家里排老三,前面两个姐姐,后面一个弟弟。在母亲眼里,她是最乖最懂事的孩子。“基本没操过心,最乖最孝顺。”

好友琪琪说,戴小珠是个普通的女孩,没什么特别的故事。“个子很高,爱自拍,笑起来很甜。”她会追星,很喜欢欧豪,看过他出演的《中国机长》。

琪琪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一位朋友在跟她们共同的朋友回忆时说,她喜欢一切粉色可爱和小猪型的东西。“看到那种可爱的、萌的东西就走不动路。”粉色小猪样的东西是特别喜欢的,所以总有人叫她“小猪”。2019年她刚毕业工作时,住在一起的室友,给她的微信备注是“佩奇”。

2月26日,她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视频,有湖,有海鸥,应该在滇池边上。她说,“世界万物皆可爱”,还配了一个“可爱”的emoji表情。

她还跟另一个朋友约好,五一放假就去琪琪的老家玩。琪琪为此准备很久,把自己家的客房装饰成了粉色主题,就等她五一时过来。

琪琪说,戴小珠是个乐观的姑娘,朋友圈几乎从不见抱怨,都是对生活的热爱。2月13日,飞到昆明出差后,她发了一条朋友圈,“愿与生活撞个满怀”。底下配的是一张从飞机舷窗拍的照片,蓝天、云朵,舒展的机翼。

戴小珠的一个前同事在朋友圈回忆她时提到,有一次公司组织去张家界旅游,她们住在同一间房。后来有人给她们推销精油按摩,戴小珠没拒绝。“明明被坑了,还一脸得意地向别人炫耀,说我们获得了更好的服务。”

她也懂得体贴人。朋友们每次周末一起做饭,她总是最捧场的,“说这也好吃,那也好吃,每次都光盘”。

琪琪觉得,“朋友”这个角色戴小珠“扮演”得很好。她们的关系从小学好到现在,大学也在一个学校。那时,琪琪不住在学校,但会常去戴小珠宿舍找她。很多次,她跟戴小珠挤在宿舍1米2的高低床上,像姐妹一样。

毕业后,她们最初都留在了读书的城市。那时,琪琪还没找到工作,戴小珠在一家公司实习,她就跟戴小珠挤在一起住。戴小珠实习的公司管中午饭,每次吃饭的时候,戴小珠都会先打一份饭,偷偷送去宿舍给琪琪,然后自己再下去吃。

“那个时候,就是她一直养着我。”琪琪说。

03

想给爸妈买个房子的女孩

最让琪琪印象深刻的,是戴小珠的努力。

去年9月份,戴小珠一个亲戚把她从长沙带到广州工作。但戴小珠干了一个月,觉得公司不是很靠谱,于是走了。那时琪琪已经在广州,辞职的戴小珠就跟她住在一起。

当时,戴小珠报名了成人高考。在学校时,她参加“专升本”考试,但还没考完就毕业了。争取本科文凭,是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

9月中旬报名,10月下旬考试,只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但戴小珠通过了。不久她在广州找到一个有双休、不太累的工作,但她没有去,觉得钱太少。于是找了现在这份会计工作,开始了频繁出差的日子。

在戴小珠所从事的行业,出差越多就意味着更好的收入。琪琪记得,戴小珠跟她说过,多出差多跑项目,就能拿到更多的提成和奖金。

琪琪回忆,虽然她跟戴小珠住在一起,但有时候一个月只能见她一次,甚至见不到。因为她一出差就是半个月或一个月,从入职到失联那天,每个月都在出差。

在各个城市周转,成了戴小珠的日常,搭乘飞机也是这日常的一部分。

飞机是最高效的交通工具,忙碌的机场记载着多少为生活、梦想奔波的人们的辛劳。(郭嘉亮 摄)

刘桂梅到出事后才从女儿同事和琪琪那里知道,戴小珠想要多多挣钱,是为了在老家市里买套房子,把父母接过去住。她对父母的爱和孝顺,琪琪早就知道,“大学刚毕业实习那会,她一个月只有800块钱,也会想着要给家人买东西……一直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父母过得更好。”

戴小珠的努力刘桂梅也看在眼里。今年过年的时候,戴小珠在年三十下午才回到家,刚到初五,又回去上班了。回去没过多久,马上去了云南出差,一去又是一个月,直到出事。

刘桂梅其实不太支持戴小珠做这份工作。“会计师好忙,她就是想多赚点钱”,她说,今年过年回来时,她就跟戴小珠讲过。“我说你个女孩子,不要做审计,要是找个男朋友成了家的话,哪个男人喜欢你天天往外面跑不在家。”

戴小珠也理解母亲,说等她再做个一两年就回离家近的长沙工作。后来母亲托人帮戴小珠问工作,就在长沙找到一家公司。待遇不错,说等下次招人的时候就让戴小珠过去试试。

母亲以为,这一天总会到来——戴小珠回到家附近工作,恋爱,结婚成家。生活磕磕绊绊,却又平常。

琪琪也相信戴小珠的未来。“本来今年她的注册会计师就要考完了,她可以有更好的未来……她一直很努力,朝着自己的目标一步步前进,明明马上就要成功了。”

前路本来是那么阳光满地,鲜花盛开。

04

“现在都觉得她还在身边”

出事以后,戴小珠父母不断搜寻她在失联前留下的所有“痕迹”。

刘桂梅刷抖音看到一张登机的照片,里面一个女孩的背影像极了戴小珠。相似的衣服、发型和背包。她把那个照片保存了下来。采访时,她拿出照片给记者看,说那就是她女儿,语气坚定。

记者仔细看了,那张照片中,登机梯上写着“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机身上是“ China Southern(南航)”字样。

3月24日晚,戴小珠父亲又收到一位家属发来的15秒视频。是MU5735登机时,一个妈妈在舱内拍的,这位妈妈拍后发给了自己的儿子,让儿子转给小孙女看。

视频中,机舱入口不断有旅客进来,有看上去十几岁的女孩、中年的男士和年轻的女士。

视频显示,拍摄者旁边的一位空乘说,“找到座位麻烦侧身放一下东西,A靠窗C靠过道。”

视频的结尾,镜头转向后面,出现一位戴着口罩、眼镜的姑娘。戴小珠父亲突然说,那个女孩像她女儿。他再次播放,将视频定格在最后的画面。

几乎一直卧床不起的刘桂梅听到这话,一下子从床上坐起,凑过来要看。但戴小珠的两个姐姐说:“不像,脸上看着不像。”刘桂梅重新坐回床上,刚鼓起来的劲一下子又消失了。戴小珠父亲坐在椅子里,重复把视频拉到最后,然后按下暂停。

父亲一遍一遍地听着她之前发给家里的语音,一遍遍地给她打着微信视频电话。没有回音,只有一个个“对方无应答”。

琪琪也觉得戴小珠没有离开,“我到现在都觉得她还在我‘身边’,我现在还是会每天给她发微信。”

“你回来好不好,我在等你。”

“如果能找到你,我第一时间去接你”。

3月23日,工作人员安排刘桂梅他们去坠机现场附近祭拜。天气很差,下着雨,气温低,天空阴沉。但有些家属回来,觉得心里宽慰了些许,因为接近了亲人最后离开的地方。

看了现场,家里人觉得戴小珠不可能再回来了。

刘桂梅说,自己的心愿变得很简单。她希望在现场解封后,家属能被允许再去进行从容的祭拜,让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另一个愿望,是能在现场修建一个纪念处,哪怕是小小的一块。如此每年的节日时,他们有个去的地方,想念的时候,还能“找到”女儿的所在。

3月25日,刘桂梅一家又去了一趟现场,不再压抑自己,她毫无遮掩地大哭了一场。

回来的时候,他们装了一罐土。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名为化名)

编辑 | 向由

排版 | 八斤

关注南风窗,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