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彩中心-芯片超车,追赶正当时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购彩中心 > 人才招聘 > 芯片超车,追赶正当时
芯片超车,追赶正当时
发布日期:2022-04-01 18:20    点击次数:189

“我们的芯片从无到有,从有到成,不断前进。”“集成电路产业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至关重要,关乎现在,也影响未来。”

寥寥数语,却掷地有声。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研究员周玉梅,在3分钟“委员通道”直播里直面“芯”伤,坦然解释集成电路为什么难,既分享我国在该领域的可喜进展,也直言我们与世界先进技术之间的差距。

自2018年至今,从中兴到华为,美国用行政力量在半导体制造领域卡中国的脖子,国人缺“芯”之痛久久难以平息。在如此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从中央到地方,从科研院所到一线市场,治疗“芯”伤的方法层出不穷。

不气馁,不妥协,唯有前进。在2021年两会上,代表委员对芯片产业发展积极建言献策。2021年,无论弯道超车还是换道超车,国产替代,追赶正当时。

中国芯比想象中强大

用7纳米加工工艺,可以在一根头发丝的横截面上,摆放40万个小晶体管——芯片毫无疑问属于制造业中的高精尖产品。

2021年3月7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第二场“委员通道”上,周玉梅委员分享了集成电路领域的喜人进展:我国芯片设计企业已经采用全球最先进的5纳米工艺,设计实现了麒麟芯片。芯片制造企业、芯片封装企业已经进入全球同行业的前十。在国际顶级产业会议上,我国研究成果频频入选。在科技创新的驱动下,“十三五”期间,集成电路设计产业年平均复合增长率达到了23.4%。

“从2006年国家开始部署重大科技专项以来,有三个专项和集成电路相关。在专项的驱动和牵引下,集成电路领域在基础研究、应用技术、产品研发上都得到了快速推进,产业也得到了全面部署。我国的自主芯片已经在北斗卫星、超级计算机等领域广泛应用。”周玉梅委员说。

中国芯比想象中强大。即使我们长期处于全球产业链微笑曲线的中间环节,也能够在实践中学习、完善产业链,培养出一批知名的世界级品牌。但自华为事件之后,我国企业在高端芯片、芯片制造设备方面的短板被暴露无遗。

集成电路为什么这么难?周玉梅委员说,“集成电路是一个人才、资金、技术高度密集的产业,同时它也是一个按照摩尔定律快速迭代的产业,是一个全球化竞争的产业。我们国家跟世界先进技术相比还有差距,更需要我们加大加快投入力度。”

周玉梅委员连续多年在提案中呼吁“培养集成电路人才急需设立一级学科”。2020年12月,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提升为一级学科。周玉梅委员直呼,“希望更多优秀学子报考集成电路专业。相信在我国新型举国体制的优势下,我们在关键问题、在‘卡脖子’问题下大力气,一定会有更大突破。”

芯片追赶正当时

面对近几年“缺芯少魂”的窘迫,自主造芯、国产替代的呼声越来越高。事实上,我国集成电路产业也并非一穷二白,正如周玉梅委员所说,过去十五年,相关产业得到了全面部署。

加之,2014年6月,国务院审议通过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当年,集成电路大基金的成立对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快速发展功不可没,可以说,至少提前争取了近五年的发展时间。

2021年1月28日,工信部消息称,为统筹推进集成电路标准化工作,加强标准化队伍建设,有关单位提出全国集成电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筹建申请,秘书处拟设在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委员单位包括深圳市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大唐半导体设计有限公司、展锐通信等90家,涵盖集成电路上下游产业链公司、科研院所、高校、用户等。国家队阵容初现。

芯片追赶正当时。今年两会期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芯片攻关的方方面面建言献策。

记者从政协大会发言材料中获悉,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工商联主席,海马集团董事长景柱建议,发挥民营企业在解决关键领域“卡脖子”问题中的独特作用。建议加大对走“专精特新”发展路径的民营企业和行业“隐形冠军”的支持力度,特事特办帮助他们走稳走远,在关键领域核心技术上做深做透,使更多民营企业拥有“独门绝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邓中翰表示,“在重视支持芯片研发的同时,着力加大对相关标准和对芯片‘垂直域创新’的重视与支持,不断挖掘出芯片新赛道和应用新领域。”

在创新金融支持方面,他建议国家积极指导相关产业投资基金,协同配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二期投资基金,继续加大对集成电路产业的投资支持力度,在投资支持对象上向有国家战略需求、国家标准支撑、自主知识产权,具有垂直域创新和应用的重要领域倾斜。

同时,在重视未来人才培养的同时,还应给予现有科研工作者更多时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方复全建议,应加大基础学科方面的投入,给科研工作者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克服“卡脖子”的问题,缩小与发达国家科技创新方面的差距。

“现在有个现象,为了让技术马上落地和见效,经常忽视基础科学的投入,但是其实只有基础科学发展‘厚实’了,才能有‘后劲儿’,在‘卡脖子’的问题上才能有自己的解决办法。”方复全代表举例说,数学作为自然科学基础,在很多关键技术的突破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科协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饶子和指出,基础研究已不再是探索自然的“纯科学”,在当前形势下,基础研究在关注世界科技最前沿的同时,应更紧密地联系国家重大需求,重点解决国家在基础理论、底层技术、基础材料、基础软件等方面的重大需求。

“如今,中央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是我们这个时代又一次‘向科学进军’的号召。” 饶子和说。

有基础,有思考,还得讲究方式方法,因为高端产业发展急不来。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在两会“部长通道”上强调,发展5G、新材料、新装备等新兴战略产业,包括外界关注的通讯芯片时,要遵循市场规律。“不能搞盲目重复建设,也要防止一哄而起。要按照市场化、法制化的规律,要看到市场大背景。”

山雨欲来风满楼。在2021年两会上,我们感到芯片产业的一切都蓄势待发。集成电路是从业人员的长征路,仍需继续跟时间赛跑。2021,征途漫漫,惟有奋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方)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