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彩中心-柏林爱乐乐团首位中国音乐家梅第扬:想消除中提琴演奏的偏见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购彩中心 > 人才招聘 > 柏林爱乐乐团首位中国音乐家梅第扬:想消除中提琴演奏的偏见
柏林爱乐乐团首位中国音乐家梅第扬:想消除中提琴演奏的偏见
发布日期:2022-03-29 12:20    点击次数:167

一直以来,柏林爱乐乐团中提琴声部常设2个正首席职位及1个副首席职位,当年在马德·修兹离开柏林爱乐乐团之后,乐团便开始进行中提琴首席的全球招聘。此前已是慕尼黑爱乐乐团中提琴终身首席的梅第扬,抱着从儿时起便对柏林爱乐乐团的憧憬之情,先后经过两天四轮演奏考试,最后一轮考试是由柏林爱乐乐团的百余位音乐家现场考核。在梅第扬进行完演奏之后,乐团的音乐家们进行了闭门讨论,最终梅第扬脱颖而出,夺得这一空缺两年的首席之位。据介绍,梅第扬在完成柏林爱乐为期一年的试用期后,将正式成为该乐团终身中提琴首席,新京报记者专访梅第扬,回顾个人成长之路,揭秘此次乐团考试幕后故事。

旅德中提琴家梅第扬。受访者供图

因为手大,10岁转学中提琴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梅第扬出生在湖南长沙一家与音乐完全搭不上任何关系的普通家庭里,由于父母都是工程师,他们希望孩子未来的成长方向也能和工程师职业有联系。若想成为工程师,第一位便是学会绘图。梅第扬回忆,从四岁时起,他便开始学习画画,学到五岁时,当时在湖南师范大学任教、酷爱音乐的外公则建议外孙能够学会一门乐器。一把小提琴就这样将梅第扬第一次拽进了音乐的大门。回忆初学小提琴时的情景,梅第扬形容“很痛苦”。“这种痛苦不仅仅针对于自己,还有我的家人,要每天承受着因不得要领而产生出噪声的困扰,现在想想挺有意思。”

 

6岁那年,梅第扬已经显露出了自己在音乐方面的才华与天赋,老师建议让孩子开启更为专业的系统训练,梅第扬也从这时起,将自己的更多时间与精力投入到了练琴之中:“那段时间,除了拉小提琴就是学习英语,父母也不再安排像奥数、画画等课外班。他们觉得,只要是我感兴趣的事,都会义无反顾地支持我。”

 

通过三年的刻苦学习,9岁时的梅第扬带着小提琴报考了中央音乐学院附小,而那一次的监考老师,正是当年刚刚从德国科隆音乐学院学习归来不久的音乐家、中央音乐学院中提琴教授王绍武。在那次考试中,梅第扬除了让王绍武感受到了他的音乐天赋之外,王绍武发现这个孩子的手比同龄人要大,于是便询问道:“有没有兴趣去拉中提琴?”梅第扬坦言,当时的自己对中提琴完全没有概念,但在听取了妈妈建议之后,还是想去尝试一下,“当我第一次拉响中提琴的时候,我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声音。小提琴对我而言音域太高了。作为一个男孩,其实非常想要一种宽广的音域,中提琴则更接近于富有磁性的声音。”从那时起,梅第扬便开始学习中提琴,在他看来,如果当时没遇见王绍武,自己也不会这么幸运与中提琴结缘。

“常胜音乐家”在慕尼黑爱乐学会沟通

在学琴路上,梅第扬被许多音乐家称为“常胜音乐家”。受访者供图

10岁开始改学中提琴,不久之后,梅第扬便在2007年跨组参加的全国中提琴艺术节中取得少年A组(初中组)第一名的成绩。随后,从2012年起,多项世界级音乐比赛中的冠军成绩奠定了梅第扬极高的职业生涯起点:第四十届美国国际中提琴学会青年艺术家比赛冠军、第十九届奥地利勃拉姆斯国际中提琴比赛冠军、德国柏林马克思·罗斯塔国际中提琴比赛冠军、第五十二届德国马克诺伊基兴中提琴比赛冠军、第六十七届慕尼黑ARD国际音乐大赛中提琴比赛冠军等……在学琴路上,梅第扬被许多音乐家称为“常胜音乐家”。

 

谈到“常胜”的秘诀,梅第扬直言,实无任何诀窍可言,自己能够做到的便是将每一次的比赛当作一座舞台,每一轮表演都当作自己的音乐会:“我比较幸运,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事业。作为职业音乐家,每天要面对特别繁杂的新曲目,如果对这个职业没有热爱,那将会是极为痛苦的事情。”

 

2019年,在读慕尼黑音乐学院研究生期间,梅第扬受到慕尼黑爱乐乐团的正式邀请,担任乐团历史上首位中国中提琴首席,同时也是弦乐声部中最年轻的乐手。同年,他还考入德国克伦伯格学院(Kronberg Academy),定期接受如巴伦勃依姆、西蒙·拉特、艾森巴赫、吉顿·克莱默、安德拉斯·席夫等音乐大师的指导。

 

在慕尼黑爱乐乐团担任首席的两年多时间里,梅第扬认为,自己收获最多的是积累了特别多的乐队曲目,像乐团最为传统的名作《布鲁克纳交响曲》等。乐团艺术总监捷杰耶夫是俄罗斯著名指挥家,在他的带领下,乐团经常会演出一些俄罗斯曲目,如肖斯塔科维奇和斯特拉文斯基的作品,在这些曲目的练习过程中,梅第扬同时还收获了与各声部之间的沟通能力:“任何一个艺术家在‘慕爱’获得一定的位置,代表着他对音乐肯定有自己的见解,这里不需要谁去教谁怎样去演奏,如何很委婉地让别人接受自己的想法,是一个经验积累的过程。”

 

想消除中提琴遭受的偏见

 

梅第扬认为中国的音乐教育体系有优势。受访者供图

近年来中国音乐家成为国际古典音乐界重要的力量,钢琴家郎朗、王羽佳等多次与柏林爱乐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等老牌名团合作,包括纽约爱乐乐团、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在内的欧美名团中也不乏中国音乐家的身影。梅第扬表示,越来越多的中国音乐家身影出现在世界各国乐团里,充分说明了国内在音乐教育领域做得越来越出色。

 

回想2014年自己刚考入慕尼黑音乐学院的时候,梅第扬坦言,他并没有去主动适应这里的音乐环境,他甚至觉得自己比很多德国学音乐的人,还能更快更好地融入到专业学院的教育体系中。“在这里,很多人都是从大学本科才开始专门系统地攻读音乐类专业。不像我们国内,从小便有音乐类附中,我们先天就具备了一定优势。”

 

与有着“乐器皇后”的小提琴相比,中提琴在古典音乐界一直遭受着某种错误的“偏见”,在一些音乐学院 ,人们通常会认为只有小提琴拉得不好的人才会转学中提琴,这种观点也让当年初学中提琴的梅第扬委屈了很久。在他看来,与小提琴相比,体量大的中提琴演奏起来实际更为吃力,定弦比小提琴低五度,因此它要采取高音和中音两种谱表,实则学习难度更大。此次梅第扬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柏林爱乐乐团中提琴首席后,有非常多的人通过他再次认识了中提琴在乐团中的重要价值。梅第扬坦言,自己特别希望能有一天大家不再对中提琴有偏见,中提琴在很多优秀的作品中甚至是主角,如马勒的《第九交响曲》与《第五交响曲》。“在莫扎特、贝多芬时期,或许并没有特别好的中提琴演奏家,所以他们自然也没有机会去为中提琴写一些好的作品。但是莫扎特与贝多芬就是拉中提琴出身,甚至以中提琴的身份演奏了自己创作的四重奏作品。因此我真觉得每个乐器都应该是平等的,不论是唱歌、拉中提琴、管弦乐,最终追求的都是艺术,演奏家要给观众传达的是自己对音乐的理解,这其实更重要。”

 

感恩老东家的祝福和理解

 

作为交响乐团领域中的头把交椅,柏林爱乐乐团这支全明星乐团在招聘团员方面向来以挑剔著称,音乐家往往需要经过数轮演奏考试并通过乐团成员投票表决后方能获得加入乐团的资格,而乐团声部首席职位的考核难度则更为严苛,也正因为如此,柏林爱乐乐团始终保证了超一流的水准并吸引着许多独奏家级别的演奏家。

 

能够加盟柏林爱乐乐团,梅第扬觉得这是一次圆梦,他记得刚开始学习音乐时,听到的第一个录音便是柏林爱乐乐团的现场,后来通过视频影像,看过几段至今仍然印象深刻的排练现场,比如卡拉扬指挥贝多芬的《命运》,切利比达克指挥的《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等。卡拉扬与切利比达克,再加上维也纳爱乐乐团著名指挥家伯恩斯坦,共同组成了梅第扬心中最伟大的“音乐三巨头”,这些前辈的音乐现场,也让儿时的梅第扬埋下了对乐团的憧憬之情。

 

考核前,梅第扬对柏林爱乐乐团的“严格”早有耳闻,他们对考试曲目品类的筛选与其他乐团很不一样:“这里每个人都是独奏家,每个人在乐团里都有对艺术独到的见解,我是抱着尝试一下的心态去考的。”梅第扬回忆,在两天的现场考试里,他演奏了一首古典协奏曲,一首浪漫协奏曲,以及理查·施特劳斯交响诗《堂吉诃德》中提琴乐队片段,共三首曲目,每轮演奏结束后全团成员都要参与投票。有意思的是,乐团为此还特别设置了极为专业的投票机,梅第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设备。他记得自己每轮拉完曲目之后,现场乐团的音乐家都会给其鼓掌。他解释说,按照常理,面试是不会鼓掌的,或许这也体现了一种彼此的互相尊重。

 

从2018年第六十七届慕尼黑ARD国际音乐大赛中提琴比赛拿到冠军,接受慕尼黑爱乐乐团的邀请加入乐团并最终成为中提琴终身首席,梅第扬称他在慕尼黑爱乐乐团度过了非常愉快的时光。在梅第扬正式成为柏林爱乐乐团首席之后,慕尼黑爱乐乐团也为此特别发文表示了祝贺,他们用“一只眼睛正在哭,一只眼睛正在笑。”(With one crying and one smiling eye..)这样的形容,表达了对梅第扬进入柏林爱乐乐团的欣慰与不舍。“我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快离开慕尼黑爱乐乐团,当很多人知道我这个决定后,他们纷纷向我发来祝福。当我考上之后,能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恭喜,乐团支持我选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对此我很感恩。”

 

新京报资深记者 刘臻

资深编辑 田偲妮 校对 刘军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