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彩中心-雅戈尔“捐赠医院反悔”背后:跨界布局医院到底是不是门好生意?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购彩中心 > 媒体报道 > 雅戈尔“捐赠医院反悔”背后:跨界布局医院到底是不是门好生意?
雅戈尔“捐赠医院反悔”背后:跨界布局医院到底是不是门好生意?
发布日期:2022-05-28 11:38    点击次数:183

  雅戈尔“捐赠医院反悔”背后:跨界布局医院到底是不是门好生意?

  近日,上市企业雅戈尔发布公告拟退出健康产业并向当地政府捐赠13.6亿医院资产,不过随后却出现“反悔”,由此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5月17日,雅戈尔(600177.SH)公告称,公司拟退出健康产业,向宁波市人民政府捐赠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并提请股东大会授权经营管理层办理相关事宜。捐赠资产预估价值13.6亿元(以决算为准)将计入营业外支出,减少公司2022年度的净利润10.2亿元(以审计数据为准)。但雅戈尔不到一周就“反悔”了,5月23日,雅戈尔又发布公告称,上述捐赠公告披露后,公司董事会、管理层听取了广大股东的意见,公司决定终止本次对外捐赠事项。

  作为国内男装行业龙头,在雅戈尔管理层看来,随着国家医疗体制改革纵深推进、在缺乏运营团队和经验的情况下,要继续跨界经营医院,“投入产出可能出现较大程度的失衡,不利于公司聚焦资金和精力发展主业”。不过此次遭到广大股东反对,其实反映了新冠疫情下医疗健康服务赛道价值凸显,社会办医更成为多方关注点。

  其实,近年来在国家持续支持社会办医的政策红利下,越来越多的实业巨头们正在或将要进入医疗健康行业,当然也有不少遇到困难退出的。如5月24日,贵州茅台医院正式启用。该院为贵州茅台集团按照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标准投建;而3月,江苏凤凰置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拟注销江苏凤凰肿瘤医院。此外,美的控股投资百亿开建的和祐国际医院,预计2024年投入使用。

  特别是2021年,我国医疗健康行业发展进入新局面,医疗服务交易规模破千亿,达到六年来最高位。在医院资产转售和医疗集团持续扩张之下,医院并购持续活跃。

  不过,医疗服务专业门槛较高,运营需要专业人才和团队支撑,跨界经营医院之路很难一蹴而就,硬件设施投资建设易,软件力量提升并实现持续运营难。特别是在“回归医疗价值本源”的行业变局下,不少跨界先行者仍面临不少挑战。

  对此,普华永道中国内地及香港地区医疗行业并购主管合伙人钱立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介绍,投资医院要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医院本质上不是一门挣快钱的短线投资,因为这个行业关系民生,具有天然的普惠和公益性质。

  那么,投资医院对实业巨头们来说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跨界布局医院并非易事

  据公开信息,此次雅戈尔拟捐赠的医院是刚建设好,尚未开业。

  2018年5月24日,雅戈尔以7509.64万元的价格,竞得宁波市海曙区集士港镇某地块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土地用途为医疗卫生用地,拟筹建三级甲等标准的大型综合医院。雅戈尔希望以此为依托发展健康产业,实现地产板块的转型探索。

  2018年10月,普济医院正式动工。雅戈尔公告显示,该医院已于近日完成验收。截至公告日,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的账面价值为10.74亿元,尚须支付的合同金额为2.86亿元,预估价值为13.6亿元(以决算为准)。不过,医院刚建好,雅戈尔就在今年5月17日晚间公告,拟将普济医院捐赠给宁波市人民政府。

  对于捐赠原因,雅戈尔表示,近年,国内外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加大,国家医疗体制改革纵深推进,且公司缺乏相关行业的运营团队和经验,若继续投入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投入产出可能出现较大程度的失衡,不利于公司聚焦资金和精力发展主业。

  基于此,雅戈尔表示,公司决定在资源、资金、团队和管理上进一步聚焦主业,调整现有产业结构,拟将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捐赠给宁波市人民政府,具体捐赠方案将与宁波市人民政府商定落实。

  实际上,对于一家从事时尚产业的公司而言,跨界办医多少存在难点,而此次雅戈尔宣布退出健康产业也并非无迹可寻。早在2019年以来,雅戈尔发布的投资战略议案和有关财报、年报就多次传达出聚焦主业发展的信号。

  另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江苏凤凰置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日前也发布公告称,江苏凤凰肿瘤医院拟近期注销。而这家当时号称“全国第二家质子重离子医院”还没有动工建设就流产了。

  对此,钱立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介绍,投资医院要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医院本质上不是一门挣快钱的短线投资,因为这个行业关系民生,具有天然的普惠和公益性质。同时,医院的本质是靠专业的人提供专业的医疗服务,这类人才始终是稀缺的,靠人提供的服务注定不可能像工业自动化一样量产,另一方面,这类人才的人力成本注定是呈上升趋势的,以后还会更高。

  “过去十年发生过近千笔医院投资案例。早期的医院投资,部分案例是押注人口红利、改制红利、现金流红利和供应链红利,但部分投资主题和后来的医改政策演变趋势相悖,如果投资和经营的模式不与时俱进,扭亏为盈会变成一件很难的事情。”钱立强说,医院是一个人才、资金、技术、监管密集的行业,医院管理有自己的门道,而少数股东对医院的管控很难。

  据普华永道团队观察,从2016年起,越来越多医院交易变成了控股型交易,有经验、有魄力的投资人,愿意控股收购,参与运营管理和学科建设。这个过程中也不乏一些跨界投资人的参与。如果投资人不带着学习的态度去面对医院投后管理,而是走上了“外行人管内行人”的路,只靠财务指标来管理,那么医院不可能往好的方向发展。

  经营医院是“赚钱”买卖?

  尽管有入局者遭遇困难,但实体巨头们跨界布局医院的消息仍不断。

  就在雅戈尔宣布终止“捐赠医院”之际,传来了贵州茅台医院5月24日启用的消息。

  据公开资料显示,茅台医院为一家非营利性三级综合医院,系贵州茅台集团按照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标准投建,基础投资达19.42亿元,用地面积约7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22万平方米,床位1000张。

  除了贵州茅台医院外,今年2月,由世界茶王、天福集团创办人李瑞河投资按照三级综合医院标准建设的福建漳浦天福医院正式开业。去年12月,由国内知名运动品牌安踏集团宣布捐赠20亿元在福建晋江建医院。据悉,医院规划床位1200张,预计于2025年12月前建成并投入使用。

  中信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也指出,目前民营医院的床位数量占比、卫生技术人员占比、诊疗人次占比、入院人次占比等卫生资源指标相对较低,但均自2010年以来不断提升,未来空间巨大。特别是随着近年来社会办医的东风吹起,民营医疗机构兴起,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资本、企业不断涌入。

  不过,在医疗领域,仅有资本仍难以顺利推进。如何利用资本在经营管理、市场运营、人才培养和资本运作等方面的优势,推动医疗服务持续发展才是关键。

  那么,什么样的医院才可以挣钱?

  钱立强介绍,这类医院普遍具备以下特点:一是找准市场定位,和公立医院互补发展;二是,临床和学科发展上有一技之长或有特色服务优势;三是,医院发展的规模、人才、成本结构和医院的定位是匹配的,既不会盲目扩张,也不会积财吝赏;四是,领导核心的作用明显,临床团队和运营管理团队关系融洽。

  “这就要求经营医院的管理层在谈成本控制之前,首先要先想清楚,医院为什么需要控制成本?哪些地方该花,哪些地方不该花?不能单纯地讲成本控制,而是要分析现在的成本结构合理性,是否和医院的定位、服务理念匹配?”钱立强认为,人工、设备等固定成本,教学研等支出等与医院定位、长期发展、服务理念、患者诊疗体验相关,一味地削减这些成本,必定造成患者体验的缺失,医院发展乏力。

  其次,要提升成本利用的效果,要节流但更要开源。那么医院需要控制的是哪类成本呢?对此,钱立强认为,如果一个医院是靠渠道付费去获取病人,而不是通过提高诊疗技术去获客,这个模式只会把医院长期发展的机会毁掉了。通过科室共建引入专家团队和技术,弥补短板是好的,但是单纯从成本控制角度进行的科室共建必要性值得商榷。另外,削减非必要而且患者需求频次不高但占用了大量资源的服务项目,通过外包服务解决。

  “精细化成本管理也是成本控制的一大重点。一些医院是由公立或者企业医院改制而来,过去的习惯是‘以收定支’,没人关注成本,首先要树立精细化成本管理的理念。要建立按科室、按病种(或病组)、按项目的成本管理模式,并投入相应的信息化系统进行支撑。”钱立强说。

  民营医院行业面临洗牌

  中国市场足够大,对优质医疗服务需求强劲。

  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全国3.5万家医院中,公立医院1.2万家,民营医院2.3万家,占比超65%。从数据上不难发现,留给医疗集团的市场空间仍然非常广阔。

  不过,从目前医疗市场的现状来看,民营医院并未充分实现国家的定位与政策的期待。在数量增长的同时,民营医院提供的服务量仅有20%左右,整体呈现小、散、乱态势。为改变这一现状,近年来,国家进一步明确了非公立医疗机构的补充定位。

  对此,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医院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公立医院在做医联体,民营医院也在抱团取暖,未来医院的发展趋势也一定是集团化、规模化。

  钱立强表示,未来民营医疗集团继续寻求规模化扩张,有几个方向可以考虑:

  一是区域型的医疗集团,投资人聚焦在特定经济圈,比如华北、长三角、珠三角、成渝等地区,成为区域领先型医疗集团;

  二是专科连锁题材的并购,比如围绕肿瘤、眼科、IVF等;

  三是围绕国家政策鼓励的社会办医发展方向,比如中医、康养;

  四是“走出去,引进来”,部分医院掌握了高精尖的诊疗技术,比如中医、实体瘤和白血病治疗,已经有能力吸引国外病人来中国看病;

  五是新建医院模式创新,比如医院物业和管理分开由专业人员管理,配套医养结合、医险结合、线上线下联动等创新模式,亦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我们坚定地相信社会办医仍然具备很好的发展空间。中国人口基数大、老龄化进程加速,未来医疗大健康市场规模还会呈几何倍数增长,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长期存在。未来健康中国建设,不仅需要政府资金的支持,也需要社会资本的支持,尤其是在部分特色化的或互补型的专科;高端医疗、区域医疗中心;部分经济欠发达且医疗供给不足的地域等方向,依旧有较大的市场前景。”钱立强说。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医院是个慢行业,不管是公立还是民营医院,一旦在一定区域内建立起患者信任,就不会轻易失去这个市场。现在这个时代是一个获取流量越来越难的时代,而社会办医掌握的这些患者信任,就是最宝贵的资源。关键在于社会办医如何能够找准自己的定位,持续提升自己的临床学科能力,为患者提供优质的、可及的、与时俱进的临床医疗服务,不辜负这份信任。

  “未来社会办医也会继续经历洗牌的过程,技术差的、运营管理层次不齐的、打法激进的医院会被排挤出局。行业的投资和运营壁垒还会提高,未来投资热度可能会趋冷,参与者数量有可能会减少。而留在牌桌上的人,必定还需要躬身入局,挺膺负责,才能有成事之冀。”钱立强说道。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