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彩中心-新商业渡劫,能更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企业会活得更好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购彩中心 > 联系我们 > 新商业渡劫,能更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企业会活得更好
新商业渡劫,能更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企业会活得更好
发布日期:2022-09-21 11:21    点击次数:85

  9月7-8日,2022DEMO CHINA创新中国峰会在江苏省无锡市举行。本次峰会以“转折点”为主题,邀请政府领导、产业专家、知名投资人以演讲、专场对话等形式带来最新的行业洞察,来自全国的优秀创业企业登台展示项目。

  作为创投界标志性的品牌活动,由创业邦主办的DEMO CHINA活动迄今已经举办至第16届。今年,创业邦联合高通创投、红杉中国、惠普战Club、喜屏传媒、出海宝 GO GLOBAL GEM、H50打造了智能互联、新商业、社区营销、出海、医疗、数智等多场DEMO SHOW与垂直论坛。

  在新商业专场的Demo会客室环节中,赫斯特资本董事总经理、中国总经理胡盈青,泥藕资本创始合伙人杜欣,温氏投资总经理、管理合伙人罗月庭,创享欢聚(保乐力加CVC)合伙人王晨等嘉宾参与了讨论。

  犀利观点如下:

  1.战略上,我们一直保持不变。短期的战术上会有一些调整,比如中美出台了一些投资退出相关的法规政策,这必然要去遵守。有些行业暂时比较敏感,则会去规避。我们把这些称之为操作层面、战术上的调整和变化。——赫斯特资本董事总经理、中国总经理胡盈青

  2.不要在已经内卷的赛道里继续内卷,不要把很多产品定位细分得过于狭窄精致,应该在一些革命性的、能改变游戏规则的领域里多做创新。——泥藕资本创始合伙人杜欣

  3.  我们告诉企业家,首先是要越来越看重精细化管理,重视运营效率;其次,现金比估值更重要。——温氏投资总经理、管理合伙人罗月庭

  4. 这一轮的周期调整对于消费行业来说,某种意义上也是一次供给侧改革。能更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企业会存活下来而且活得更好,也会有一批新的创业企业诞生,作为投资机构目前恰恰是观察新机会的好时机,在这个阶段信心十分重要。——创享欢聚(保乐力加CVC)合伙人王晨

  全文如下:

  胡盈青:我是赫斯特资本的胡盈青,非常高兴在这里见到很多新老朋友。首先请大家分别简单地自我介绍、机构介绍。

  杜欣:大家好,我是泥藕资本的杜欣,我们是一家非常年轻的机构,2020年才成立,但是我本人从事创业投资有十几年,早期投资也做了比较长的时间。我们立志做一家非常早期而新锐的机构。早到什么程度?一个人两个人都可以,可以最早期最长情的陪伴。

  罗月庭:我觉得在消费创业中,能否找到消费者真实的可持续需求,这是最重要的。大到国家发展,大家谈文化自信、民族自信,我们的产品的精神主张或者我们的产品力是否能够真正解决消费者真实的需求?回归到本质,这是作为投资人看项目过程中非常关键的,这也是我给各位创业者提的建议。

  王晨:大家好,我叫王晨,来自创享欢聚投资,我们基金从名字上就体现了我们的投资主题和愿景——帮助消费者创造以及享受、欢聚时刻。所以我们是一家投资快乐的VC机构,背后的出资人和母公司是保乐力加集团,全球化的烈酒公司,类似于国际版的茅台或者五粮液。

  胡盈青:王总所在的机构名称真是会让人有非常美好的联想,十分欢乐。其实我们赫斯特资本很多时候被人问投什么,我们说我们投吃喝玩乐,现在发现您可能比我们投得更加欢乐一些。

  我们机构的情况我也介绍一下:赫斯特资本隶属于美国最大的媒体信息集团之一的赫斯特集团。今年正好是赫斯特的第135年。比较为人所知的业务包括遍布全球的消费类媒体品牌,例如Cosmopolitan, ELLE, Men’s Health与Car and Driver。我们集团从1995年开始做全球范围内的风险投资,美国、以色列、欧洲、中国都有我们的投资办公室。刚才有说到,我们投资与生活方式相关的科技公司,主要聚焦在A、B轮次。

  刚刚我们听了十家公司的路演,请各位和大家分享一下哪家公司给你的印象最深刻。

  王晨:我觉得不管在什么时代和什么市场,只要抓住自己核心目标消费群体的趋势和未来变化,就永远有机会存在。中国现在的消费群体非常多元化,有vip生意,也有下沉的生意。。比如,我们了解到最近奢侈品在中国的销售也非常好。所以只要抓住自己的目标客群,使自己的品牌调性能吸引住针对的消费群体,无论是高阶还是低阶,都可以活得很好。

  罗月庭:我觉得在消费创业中,能否找到消费者真实的可持续需求,这是最重要的。谈到国家发展,大家谈文化自信、民族自信,我的产品的精神主张或者我的产品力是否能够真正解决消费者真实的需求?回归到本质,这是作为投资人看项目过程中非常关键的,这也是我给各位创业者提的建议。

  杜欣:最早的时候,我们成功投了很多科技类项目,但对消费产品和品牌一直有敬畏之心。我们后来成为了社交平台Soul最早期的投资人,伴随着它的一路成长。我们发现,用社交的理解和打法去看消费品的成长路径,特别是社交营销的手法,会感觉豁然开朗。我喜欢既有比较强的科技属性和供应链能力的加持,同时又面向庞大消费品的市场,我觉得这种项目比较适合我们基金关注的产品。比如我们投的花花食界,他们的特色在于强大的供应链,并且面向庞大的消费级市场,这是我一直寻找的机会。

  胡盈青:聊完具体项目,我们也可以再聊一下大环境。我相信所有投资人今年被问到的最多的问题就是大环境相关的:疫情反复,管控反复,还有关于国际局势的动荡,这些都给投融资和创业环境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作为一个在中国做投资的美国企业,这几个月被问到最多的问题之一就是:中美关系都这样了,你们还投吗?我的答案是:我们不变。我们集团有135年的历史,期间什么危机没有经历过?曾经很长时间内,中美都没有建交呢。战略上,我们会一直保持不变。短期的战术上会有一些调整,比如中美出台了一些投资退出相关的法规政策,这必然要去遵守。有些行业暂时比较敏感,则会去规避。我们把这些称之为操作层面、战术上的调整和变化。那么,不知行业和市场的变化,对在座各位的投资策略或者战术是否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呢?

  杜欣:正如刚才所说的,我们非常专注于早期,所以我觉得短期的市场情绪对我们的影响不是很大。我们反倒觉得在比较冷的环境下,比较容易识别优秀的创业者,在这种环境下还愿意出来创业,一定是具备核心能力,并且发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是从整体行业的角度来讲,确实消费整体融资非常非常冷,因为过去是美元基金所代表的制度特色和中国的发展红利结合,现在制度方面的趋势是逐渐撕裂,但是发展红利也过去了。反过来,投早期、投梦想、投非常强的创业者,一直以来不是人民币基金的强项,很多消费者方向的美元基金要么做Web3,要么就是看新材料,再往更上游地去做,研究合成生物,化学等材料学领域了。

  如何穿越经济周期?固然硬科技是国之重器,但是想要解决目前遇到的经济困难,最重要的还是拥抱年轻人,他们最有消费的欲望和能力。95后已经长大将近而立之年,他们有足够的消费能力,有对品牌的感觉和理解,他们希望有更好的产品满足他们,所以这批人应该能撑起新的消费市场。所以我一直坚信,一级市场总会回归到常态化,真正去解决消费的问题,才能让经济更强地复苏。

  不要在已经内卷的赛道里继续内卷,不要把很多产品定位细分得过于狭窄精致,应该在一些革命性的、能改变游戏规则的领域里多做创新。

  罗月庭:去年外围的消费经济会有一些影响,但是我们作为市场参与方,我们觉得相对平和一些,因为本身温氏股份是做农业和食品的,在一些投资理念和逻辑上,相对稳健质朴一些。所以过往3年,消费特别热的时候,我们都没有触及,还是按照我们自己的逻辑思维逐一推进业务。

  温氏股份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到明年正好成立40周年。回顾这40年,也经历过三次比较大的行业重塑,但每一次行业洗牌,反而是具有相对优势的企业集中提升的机会。在我们投资端看企业,就会以更长远的目光,看待被投企业所面临的外部冲击。在当下,我们对拟投的项目有两个维度会更加关注:

  第一,运营的效率越来越重要,我们越来越看重精细化的管理,要应对各种冲击的不确定性。

  第二,现金比估值更重要。我想过去这一年很多企业都面临共同的纠结,但是在当下融到资金会比账面上的估值更加重要。谢谢。

  王晨:首先说一下保乐力加集团我们这个行业有一个特性,因为酒是上千年的行业,行业里的不少龙头公司都经历过恶劣的市场环境,最严重的时候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加上长达十多年的禁酒令,美国当时整个国家不允许卖酒,在这样很残酷的环境下,不少公司还是坚持长期主义,能穿越周期存活下来。所以我们对于优秀企业和创始人穿越当下的经济周期和环境还是充满信心的。

  至于投资策略,我举个不大恰当的类比。在2015年、2016年时,大家都看好新能源,没有人看好煤炭股,大家觉得在政策打压下,煤炭已经死掉了,而且中国煤炭供应的库存都在高位,行业没有任何一个利好因素,但是回看过来,最近几年涨得最厉害的是煤炭股。

  这个比喻可能不是很恰当,但我想表达的是这一轮的周期调整对于消费行业来说,某种意义上也是一次供给侧改革。能更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企业会存活下来而且活得更好,也会有一批新的创业企业诞生,作为投资机构目前恰恰是观察新机会的好时机,在这个阶段信心十分重要。再比如最近经常有媒体报道某某商场有多少多少空置率,我周末去转了好几个商场,发现比较受欢迎的餐饮和消费品牌门口依然是需要排队的,而关掉的门店,可能是就是因为某些方面没有做得更好。

  胡盈青:看来大家都比较淡定。我们赫斯特资本作为CVC,没有募资压力,在经济下行或者不确定性比较大的情况下,我们会有比较强的韧性,是能够在市场上选到比较好的机会的。那么关于第一问的讨论,在此谢谢各位的分享。

  下一个我们比较关心的话题是有关投后服务的。在现在这样的环境背景下,不知各位的投后服务有什么变化吗?比如我们赫斯特资本这两年比较大的趋势就是赋能中国公司落地海外,实现从0到1的海外团队与业务扩张。我们集团的北美家居行业媒体同事协助过已投企业“酷家乐”鉴定并购标的在北美市场的地位与能力。我们也为出海欧美市场的“包小盒”链接海外媒体资源,做好海外传播,等等。不知各位在各自机构为被投企业怎么做服务呢?

  王晨:我们一直是一个比较典型的赋能型打法,我们会给创始人提供一些日常运营过程中需要的各种帮助。比如日常财务管理,线下店铺的设计辅导,利用我们大企业圈子里的人脉帮企业寻找行业标杆客户等等这些是常规操作。

  在一些特殊事件中,比如今年四五月,我们帮助一家被投企业,成功申请到了上海市保供企业资格,使得他们的物资可以运送进上海。再比如出海方向,目前我们也在积极筹备相关资源,具体看被投企业的需求。例如我们母公司在东南亚的发展非常迅猛,创享欢聚基金也在布局东南亚的相关项目,所以我们会随时准备好帮助这些被投企业拓展海外市场。

  罗月庭:投后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它的权重越来越高,是创造价值的过程。我们正在和华为全面推进农牧的食品领域的数字化,在国内走在了前列,对已投企业的数字化赋能做得特别多。举个例子,我们有400多家分(子)公司,每个月1号可以生成全集团的财务报表。一些单体量的企业在每个月的10日、15日,甚至到月底还不一定有效生成报表,但是我们这套体系在财务信息化方面做了不少贡献。

  第二,食品饮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投资方向,集团的主业本来就是提供动物蛋白,我们在看调味品、辅调包括预制菜,我们作为产业背景有很多协同。

  第三,投后从原来的顶层设计,越来越具体化了。举个例子,今年我们投了上海一家做化妆品的原料企业,疫情期间,抓住了时间窗口,把上海工厂的原料运到广州工厂,解决了公司4月份到5月份的销售问题,这就是投资机构为企业做的事情。

  确实,现在实业企业的发展面临很多挑战,机构都是尽可能在做很多细化的投后工作。谢谢。

  杜欣:基于早期的实践我有一个感觉,其实投后和赋能这件事情也是一把双刃剑。大家有时候觉得企业越好或者创始人越强,就越不需要天天去关心和服务,反而需要经常帮忙的公司,花了机构大量时间,反而发展的不是那么好。我们一直在反思,就是在合理的距离和合适的程度上,我们始终在那里。我们希望追求的效果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就是当你需要的时候我正好在那儿,如果不需要我们也会安安静静走在身后。

  泥藕在投后方面非常重,我甚至亲自下场担任一些公司的董事长,可以直接帮企业做事情。但是如果创业团队说,我能搞定或者自己还是希望能够更加自主的面对很多风雨,那么,我们在后方一米的地方陪着就可以了,投后确实是技术和艺术并行的事情。

  我们去年投了一个蛮好的公司,投完三四个月就拿了新的一轮融资,而且发展得还很不错。但他们之所以拒绝了另一个机构,主要原因就是觉得那个机构的战略诉求太强了,介绍了很多他现在可能不需要的资源,很浪费时间,创始人希望聚焦于眼下,这也给了我非常多的启发。不同的阶段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彼此之间是有共识的。预防针打多了就容易有副作用,如果不管就会失控。我追求的效果就是刚刚好,你需要的时候我正好在那里就可以了。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