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彩中心-波士顿美术馆馆藏萨金特作品,现代与古典的交融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购彩中心 > 服务项目 > 波士顿美术馆馆藏萨金特作品,现代与古典的交融
波士顿美术馆馆藏萨金特作品,现代与古典的交融
发布日期:2022-04-25 12:38    点击次数:115

原标题:波士顿美术馆馆藏萨金特作品,现代与古典的交融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MFA)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约翰·辛格·萨金特(1856-1925)的作品收藏,涵盖绘画、壁画、水彩画、素描、雕塑等艺术媒介,以及构成萨金特生平档案的信件和照片。为此博物馆专门有一间展出萨金特作品的展厅。即Ruth and Carl J. Shapiro展厅(232号展厅)。他的一些最著名的画作均在该展厅展出,包括著名的《爱德华·达利·博伊特的女儿们》(1882年),与这幅充满情调和神秘的作品中描绘的日本船只放在一起。

约翰·辛格·萨金特是一位受到大西洋两岸的人们喜爱的肖像画家,他因其出色的画笔技巧、对人物的深刻把握以及他为画中人与艺术史搭建的联系而受到称赞。他在描绘风景和日常生活场景中的人物方面同样具有天赋。萨金特出生于意大利,父母是美国人,在巴黎接受过绘画培训,居住在伦敦,他长期以来都是一位旅行者,他与新英格兰保持着持续的关系。如果说美国的任何城市是他的家,那就是波士顿。

萨金特的画作书写着怎样的人生故事?

沉浸在欧洲的艺术和文化中

《罗伯特·德·塞弗里欧》,约翰·辛格·萨金特,美国,1879,布面油画

萨金特受委托为7岁的小罗伯特画肖像画,此前不久,他刚在由国家赞助的重要展览巴黎沙龙上展示了自己的绘画实力。

1921年,他把这幅画卖给了纽约的诺德勒画廊。在那之后,这幅画就传到了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尽管如此,这幅肖像揭示了萨金特职业生涯早期的技术和兴趣,当时他的沙龙作品才刚刚开始为他获得认可。

和马奈一样,卡罗勒斯·杜兰也曾到过西班牙,并深深迷恋委拉斯开兹的美学魅力。萨金特吸收了这种热情,这也为他的许多作品提供了借鉴。1879年,他亲自前往西班牙,在普拉多宫临摹委拉斯开兹的作品。第二年,他前往荷兰,像许多当代艺术家一样,去了哈勒姆,这样他就能亲眼看到弗兰斯·哈尔斯的画作中富有表现力的笔触和富有变化的表面。

崭露头角

萨金特在1877年的沙龙上展出了他的作品,这些画在肖像画和主题画之间取得了谨慎的平衡,并获得了评论界的关注和赞赏,这对于一个年轻的外国画家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他被认为是一个创新者,挑战了沙龙品味和传统表现的惯例,但没有完全颠覆它们。1879年,他为卡罗勒斯·杜兰所画的肖像画获得了荣誉奖,1881年,他的拉蒙·苏伯卡索夫人肖像获得了二等奖。

《在康卡勒钓牡蛎》,约翰·辛格·萨金特,1878年,布面油画

《坎卡莱港的退潮》,约翰·辛格·萨金特,1878年,布面油画

《卡普里岛人》,约翰·辛格·萨金特,1878年,布面油画

萨金特曾到意大利卡普里岛采风,通过异国风光找寻艺术主题。他在那里创作的许多作品都以当地模特罗西娜·费拉拉为主角。她一头蓝黑色头发,有着橄榄色皮肤,很受欢迎。在这幅《卡普里岛人》中,萨金特将费拉拉画在橄榄树林中,她的手臂缠绕在一棵树上,与树的扭曲形状相呼应。

1880年和1882年,在威尼斯,萨金特创作了一系列大气磅礴的画作,以一种与他同时代人所画的风俗场景完全不同的情绪和风格描绘了威尼斯的生活。威尼斯系列的实验和委拉斯开兹的影响在他令人回味的室内场景《爱德华·达利·博伊特的女儿们》中回荡。这幅群像画作并不完全是一幅肖像画,而是对儿童进行了深刻的、不带感情色彩的描写,具有明显的现代感觉。

《爱德华·达利·博伊特的女儿们》,约翰·辛格·萨金特,1882年,布面油画

《爱德华·达利·博伊特的女儿》是萨金特于1882年秋天在巴黎画的,是萨金特在19世纪70年代末和1880年代初在法国首都为美国侨民社区成员绘制的一系列肖像画之一。

虽然画作委托者最初可能是为了制作传统的肖像画而与萨金特接触,但他们也支持他创作更不寻常的肖像画的野心。这幅画既是肖像画,又是室内场景画。每个女孩都是单独呈现的,但有两个女孩的外貌特征被阴影遮住了,这是一种与传统肖像画相反的属性。再加上女孩之间缺乏联系,因而当这幅画首次展出时,评论家们感到很困惑。这种不寻常的形式受到了过去和现在的艺术的启发,这是萨金特用来创作看起来既传统又现代的画作的一种特色方法。这幅画的历史先例可以在17世纪西班牙大师迭戈·委拉斯开兹的作品中找到——他备受19世纪法国的人们欣赏。

持续成功

1883年,萨金特搬进了自己的工作室,他似乎在巴黎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地位。但他很快搬到了伦敦,致力于风景画和他自己的印象派实验。他与印象派的关系很复杂。虽然他的许多画作显示出对自然光影响的关注,并采用了丰富鲜明的色彩和破碎的笔触,但他从未像印象派那样对光线和色彩进行过实验:他没有用纯色的笔触来尽情涂抹点块状的颜料,而且他的人物仍然轮廓鲜明。

《阴影下的河流》,约翰·辛格·萨金特,约1883年至1885年,半透明的水彩,加上不透明的水彩笔触,绘于纸上底稿之上

《爱德华·达利·博伊特夫人(玛丽·路易莎·库欣)》,约翰·辛格·萨金特,1887年,布面油画

《英吉斯夫人的肖像》,约翰·辛格·萨金特,1887年,布面油画

萨金特和画中人路易丝·波梅罗伊·英吉斯很喜欢彼此的陪伴,两人都是有成就的音乐家,据说他们曾一起演奏过钢琴二重奏。

英吉斯夫人在为艺术家摆着画中姿势时正在怀着她的第三个孩子。她穿着一件时尚而大胆的红色晚礼服,这件礼服是可以分拆的,以适应她怀孕的需要。

1890年代,肖像画和壁画占据了主导地位。萨金特实际上成了为国际精英作画的肖像画家。1890年,在美国,他在9个月内画了大约40幅肖像画。在英国,他为皇家艺术学院提供了融合印象主义、唯美主义和现实主义的综合类作品。到19世纪90年代中期,萨金特收到数量众多的作画委托,有时他一天要画三个人,中间几乎没有任何停顿。

《沃伦夫人和她的女儿蕾切尔》,约翰·辛格·萨金特,1903年,布面油画

萨金特为波士顿名门之后、多才多艺的诗人格雷琴·奥斯古德·沃伦和她的大女儿画了这幅美丽的肖像《沃伦夫人和她的女儿蕾切尔》。

整幅画强调了端坐着的两位女性的美丽和优雅,相互依偎着的身体动作暗示了亲密的感情,表情若有所思,略有漠然的感觉。萨金特展示了他精湛的技巧,他用宽阔的银色笔触来描绘沃伦夫人的衣服,用浓重的白色色块,加上绿色,在椅子的扶手上画出倒影。人物的肤色、衣服的质感,都显示出鲜活的生命力。

《查尔斯-斯图尔特,伦敦德里第六侯爵,在1902年8月的国王爱德华七世的加冕仪式上手持宏伟国剑,与他的伴童W.C.博蒙特先生一起在这一仪式场合》,约翰·辛格·萨金特,1904年,布面油画

萨金特拒绝了为1902年的爱德华七世加冕仪式作画的官方委托,但他在这幅朗德里勋爵和他侄子的肖像画中却捕捉到了加冕仪式的盛况,因为他们都参加了这次仪式。

在像这样的全长肖像画中,萨金特试图成为悠久的贵族肖像画传统的继承者,向安东尼·凡·戴克和托马斯·劳伦斯爵士等著名大师看齐,他们都因对英国贵族的描绘而受到钦佩。萨金特的画作会被直接与这些作品相比较。

萨金特的创作实验

《维亚纳堡, 葡萄牙(西班牙男孩在玩耍)》,约翰·辛格·萨金特,约1903年,不透明的水彩,绘于纸上底稿之上

《热那亚:大学》,约翰·辛格·萨金特,约1911年,半透明的水彩,加上不透明的水彩和抗蜡剂笔触,绘于纸上底稿之上

艺术家在工作室中这一历史悠久的绘画主题是萨金特的最爱之一。从19世纪80年代开始,尤其是在萨金特旅行或工作度假时,他描绘了许多朋友画画时的作品。他甚至会在旅行中寻找艺术家作为志同道合的伙伴。

《艺术家在他的工作室》,约翰·辛格·萨金特,美国,约1904年,布面油画

《艺术家在他的工作室》是萨金特于1904年8月画的,当时萨金特正在意大利阿尔卑斯山避暑。这幅画描绘了萨金特的朋友——意大利艺术家安布罗吉奥·拉斐尔,在沉思中绘制一幅乡村风景画。

这幅画是萨金特构图最巧妙的作品之一,而且作为对周游世界的艺术家的工作条件的探讨,也使其成为最能揭示问题的作品之一。这是萨金特对自己的画作《克劳德·莫奈在树林边缘作画》(1885年,伦敦泰特美术馆藏)中提出的“画中画”主题的重现。

《威尼斯:里亚托桥下》,约翰·辛格·萨金特,美国,1909年,半透明水彩,有不透明水彩的笔触,绘于纸上底稿之上

《威尼斯:La Dogana》,约翰·辛格·萨金特,1909年,半透明水彩和不透明水彩绘于纸上底稿之上

萨金特曾是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顾问,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也拥有最完整的萨金特艺术收藏,囊括他的绘画、壁画、水彩画、素描和雕塑作品,以及萨金特的书信、个人照片、遗产文件、传记资料等。

“与萨金特的水彩画为伴,就像捕捉阳光并与之共存。”萨金特的第一位传记作者曾这样说。波士顿美术馆博物馆在2013-2014年与布鲁克林博物馆合办的萨金特水彩画展览,呈现了萨金特90多幅的作品,令人目不暇给。展览首次结合了约翰·辛格·萨金特(1856-1925)最重要的两处水彩画馆藏,汇集了艺术家以大胆的构图和精湛的技艺创造的完美形象。

《辛普朗山口:戏弄》,约翰·辛格·萨金特,美国,约1911年,半透明和不透明的水彩,带抗蜡剂,绘于纸上底稿之上

《辛普朗山口:课程》,约翰·辛格·萨金特,1911年,半透明的水彩,加上不透明的水彩和抗蜡剂的笔触点缀,绘于纸上底稿之上

《达芙妮》,约翰·辛格·萨金特,1910年,半透明的水彩,加上不透明的水彩和抗蜡剂的笔触点缀,绘于纸上底稿之上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他的欧洲旅行被迫结束。萨金特在美国呆了两年(1916-1918),前往佛罗里达和加拿大落基山脉画风景,并在波士顿公共图书馆监督壁画项目。萨金特从未结婚,在他的家庭和亲密的朋友圈之外很少有亲密的关系。他离世后,波士顿、伦敦和纽约都为他举办了纪念展览。

(本文原标题为《现代与古典交融的大师之作 | MFA萨金特展厅与馆藏精选》,全文原刊于波士顿美术博物馆MFA,澎湃新闻转刊时有编辑。)



相关资讯